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加入平湖人家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491|回复: 2

“在野画家”顾幼庐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09-3-6 22:59:58 |显示全部楼层
嘉兴日报 > 2009-03-03 > 平湖·人文 > 正文

“在野画家”顾幼芦
文/ 邓中肯
  他从小就喜欢作画,小学六年级时美术老师一句“再努力一把,就可成为画家”让他足足魂牵梦萦了近50年;

  他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初中毕业后当过生产队会计,做过民办教师,在多个单位里打过工,最终只是个种田的庄稼人,但40余年来他把更多的热情始终倾注在自己的画板上;

  他长期坚持写生、速写,编绘过连环画,编印过快报,搞过美术设计,画过不少小幅油画,但他钟情的仍然是操刀创作木刻版画;

  近年来,浙江电视台、《浙江日报》、浙江电台、浙江在线、《嘉兴日报》等媒体开始关注他的存在,但已创作了近百幅上乘作品的他却依旧固守在乡野,从不聒噪;

  他在28年前就已经加入了省美术家协会和省版画家协会,但至今仍然是新仓镇友联村的一个普通农民;

  有人称他是“农村户口的画农村的学院派画家”,而他却自称是“在野画家”……

  〈一〉

  从新仓镇往南过新港河,再过大治河,而后朝南走一里路,就到了一个小村落。它与东北面的“三叉河”、西北面的“赵家桥”、南偏向的“秀平桥”三个自然集镇,均距三四里地。它原本也是一个自然集镇,只是由于解放后乡镇行政区域划分的变化,使得这个处在新仓、全塘、黄姑三乡镇交界之地的小集镇因此变得萧条冷落,逐渐丧失了集镇商街的功能,原有的商店、茶馆、理发店以及其他作坊酒肆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前已经销声匿迹,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农村掀起第一轮翻造楼房高潮后,它就完全变成为随处可见的一般农家宅基楼屋。

  在相关地方志书的地图里,把这个地方标识为“龚家荡”,笔者认为是错误的。笔者在“龚家荡”与“三叉河”之间的地带生活了20多年,深谙本地地名方言发音的奥妙与缘由。比如“三叉河”,其实本地人从来不说三个字的“三叉河”,而是两个字的“三础”;“础”就是“叉河”两字的合切音(相当于取前一字的声母和后一字的韵母,然后依方言发音合拼)。“龚家荡”实际上应为“龚街上”,当地也唤作“龚街”或“龚家”。方言“家”与“街”完全同音,易误。“上”字发音似“朗”,就像新庙当地人把新庙集镇叫作“庙上(朗)”一样。

  “龚街上”是离我老家最近的一个小集镇。这个小集镇原本是什么样子,我没见过,但从祖父嘴里知道个大概。早些年翻整宅基时还能看到掩埋在泥里的街面石和界沿石。上世纪七十年代,因为走亲戚,我穿走过好几次,也跟祖父以及小伙伴去其中几家人家白相过。那时的“龚街上”尽管已经没有了街坊酒肆的遗存,但那里居民的生活习性和许多的风物还是让我感到无比的诧异——因为跟周边的一般农户存有很大的不同,哪怕就是一条小河、一埂田地之隔。

  “龚街上”东西两边各有一条小河流过,河水很清澈;河边的石踏埠很大,造得蛮有气派,我依旧记得面上中间那块圆圈里的雕刻图案以及那个系船绳的兽孔。其实“龚街上”并不大,东西长不过百米,前前后后不过两三排屋,总共也不过十七八户人家。他们绝大部分姓“龚”或姓“顾”,但“龚”姓比“顾”姓略多一些。在我的印象中,他们的房屋都不很大,大都是那种开间很小、进深不大的“直贴头”,东西向三间或四间,廊下不深,四扇头木门,完全不像周边农户的落戗屋七庐头或九庐头那么宽大;房间里地上铺着一般人家没有的方砖,甚至有铺着木地板的;房屋周边植一排笔直的矮冬青,喜欢种养一些花卉,比如月季、蔷薇、鸡冠花之类,还有许多果树;屋内非常整洁,不养狗猪,但喜欢养猫;他们洗完脸之后总是要抹一点雪花膏之类,来了小客人总会从漂亮的饼干筒里拿出高级奶糖和压缩饼干,“文革 ”时期这可是个让人稀罕的奢侈品!门上也会贴对联,绝不是那种从商店买的文字非常“乡气”的那种,都是手写的,内容非常“深奥难读”,比如“门对浙江潮潮潮××,楼观沧海日日日××”。2008年3月17日,我在“天涯”上看到了一位署名为“我爱菊儿”的题为《老家印象》的叙事散文,回忆起20多年前“龚街上”的老家情景:“最多的便是那墙上贴满的书画,这些书画大都出自本地乡村文人之手,有农民画家顾幼庐先生为我父亲画的素描;有一幅斯厚生先生写的隶书对联;有一幅徐东皋先生的花鸟小品,内容大致是两只无名鸟栖于枝头,后面一个硕大的金黄的月亮;还有一幅已忘记作者名字的榜书中堂‘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可见那里的“龚街人”还是依旧保留着书香人家的脉脉遗风。

  

  〈二〉

  顾氏家族世代居住的房子就在“龚街上”前排东首。顾幼庐先生的现住楼房是1992年在原宅基上翻造的,比起邻家翻造新房子晚了三四年,以前住的是低矮的平房。但就在这个低矮的平房里,曾经繁衍出了一个大家族。顾先生的父亲,名慎独,曾是黄埔军校末期的学员,参加过北伐战争,民国时期担任过全塘镇政府的要职。顾慎独共生育了五子三女。生于1945年的顾幼庐是顾家排行最小的儿子,日后除了一位三哥被父亲留在家中照顾父母外,三位哥哥和三个姐姐均飞出了旧巢,成家立业,留下他在祖传的老屋里刻画着自己的希望与未来。

  毋庸置疑,一个家族必定存有一定的基因在遗传。但我相信,一个家族的文化基因也会以某一显性的方式进行遗传或类同。顾幼庐先生所处的大家庭,又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兄弟姐妹之间都趋同爱好美术。大哥顾仕庐是搞建筑设计的,曾供职于湖州市建筑设计院,担任过副院长;二哥顾淼庐在五金厂工作,也有设计经验;三哥顾耐庐是海盐一中学里的美术教师;四哥顾尧庐是建国后村里的第一位大学生,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早年因家庭成分关系,被“发配”在新昌县的一个村镇教书,后来到杭州发展,退休前是浙江少儿出版社的副编审,策划的《绘画本中国通史连环画》等在业内颇有影响。

  顾幼庐先生从小就在这样的家庭环境影响下,生性喜好美术也就不足为怪了。他自小受父兄的影响开始喜欢画画,其兄顾耐庐可以说是他的启蒙老师,四哥顾尧庐也经常对他进行指点。小学六年级时得到一美术教师的评语:“再努力一把,就可成为画家。”就这一句话,对他的鼓舞极大。上初中经常利用假日假期作画,沉浸其中,导致初中毕业升学考屡考屡败。

  1961年,17岁的他初中毕业了,开始回家务农,安心种田,却坚持业余画画。我们可以想象,“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一介文弱书生,刚开始下田时干着繁重的农活,日晒雨淋,是何等的艰辛!但他能自我调节体力重活所带来的苦痛,因为对这片田地的切肤体会和深刻理解,被他转化为画笔在画纸上的快乐。所以,平时一干完田里的活,他就拿起画笔,记录下自己的所见所思。他一般利用下雨天、晚上的时间进行读书或者画图。他自编自绘的《过年》等连环画,开始在村茶馆里展出。后来引起了县文化馆的注意。在文化馆美术干部的指导下,连续10多年均有作品在县级的美展上展出。

  

  〈三〉

  顾幼庐先生接触木刻版画纯粹出于偶然。1960年,他初中毕业后务农时,经人介绍,认识了平湖师范的朱矩君老师。朱老师是木刻的专家,经他一指点,于是就迷上了木刻,走上了版画创作的道路,从此一发不可收。没想到他这一迷竟迷了将近50年!

  上世纪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期是顾先生版画创作的第一个高峰期。这一时期,他创作热情高涨,既要投入紧张的生产劳动,又要自加压力,投入创作。在生产队里开夜工打稻打到半夜,下半夜再呆在现场画速写两三个小时,而第二天照常出工。这段时期曾担任生产队会计、大队夜校教师、耕读小学教师,曾单独编写刻印《双抢快报》。

  1971年,顾先生参加了全县10万民工围垦海涂造田。在劳动现场,他看到了县文宣队的演出,深受鼓舞,自己不但劳动劲头大,而且要发挥自己的特长,利用晚上休息的时间画了许多速写,创作的《海滨大寨花》和《工地英雄谱》在县美展上展出。1972年,其处女作《广阔天地》在《浙北报》上正式发表。1973年,与朱矩君先生合作创作了《供销社支农》组画,获得成功。这一年,在其兄顾耐庐的帮助下,他去海盐县海塘公社做民办教师,因此能有更多的时间作画,而且作画条件相对较好,他常利用寒暑假等假期进行创作活动,也有较多机会与同行老师甚至是美术界的行家进行交流切磋。速写较多,每年均有版画新作问世。1974年,新作《干一行爱一行》在省美展上展出,后获了奖,又在报刊上发表,入编《中外黑白木刻选》出版并入藏省美协。《干一行爱一行》成了顾幼庐的成名作。

  在海盐任教的7年间,他得到了该县文化馆朱植人老师的指导,但对他产生巨大影响的是经文化馆推荐先后四次参加了省美术创作加工会议。就在省创作加工会上,先后得到了他仰慕已久的版画界泰斗、省版画家协会主席赵延年和赵宗藻两位先生的悉心指导,技艺大进,作品也大增。从1972年发表处女作起到1982年的10年间,创作的版画大大小小几十幅,作品多次在省级美展中展出,在各报刊与画集发表、出版,也有不少获奖与被收藏。1978年,他出席了省文艺创作大会,1981年加入了中国美术家协会浙江分会(现浙江省美术家协会)。

  至此,顾幼庐先生已初步确立了自己在浙江版画界的一席之位,成为浙北一位不可或缺的重要版画家。

  

  〈四〉

  我不知道顾幼庐先生搞木刻版画是否懊悔过,但我知道他对创作的态度极其苛刻认真。他的创作速度不是很快,一幅作品从酝酿、构图到画稿、刀刻、拓印,需要三四个月,所以每年也只不过成就两三幅而已。早些年,他辛辛苦苦地创作一幅版画,投寄给杂志社在封四刊登的稿费也不过15块钱。好在他不为名利,从不后悔当初的选择,也不会去羡慕那些写书法的、画国画的,一个夜里挥涂它三四张以此赚钱。

  出于自己对美术创作的日益痴心和信心,他萌发以手艺养创作的个人奋斗之意,于是思考再三,1980年决定从海盐辞去教职。凭着自己的美术与设计特长,他先到海宁一家印刷厂搞了几年设计,后又辗转在标牌厂、制版厂、印刷厂、纸箱厂等呆过。由于自己不善交际,经济上陷入了窘境。随着儿子长大,经济压力增大。沉浮于商潮之中,这段时期的他版画创作难以为继。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两个儿子读书费用日益增加;迫于邻家造屋情势,1992年又负债翻造了楼房;后来大儿子上大学,因为囊中羞涩,小儿子只好去读了中师。家庭经济的日益拮据,迫使这位已有两个儿子但不善谋生的父亲作出改变——不得已前往杭州画了几年商品油画,但此时行情已经不好,收入时好时差,尽管终日忙碌,还是捉襟见肘。更由于画廊公司此开彼关,生活极不稳定,如在外租房等基本生活问题就使人伤透脑筋。其间,每年还会抽几个月给自己的学生帮忙带学生,教授绘画,以补贴家用。但最终又回到“龚街上”老家重新过起了种田、作画的日子。

  闯荡不易,历经坎坷,生活艰难。尽管如此,本性使然,他对版画还是魂牵梦萦。哪怕是在这最困苦的20年里,他依旧坚持速写,留下了几本厚厚的画本,构画了好多创作草图。这一期间,他的作品不多,但还是完成了诸如《企业家范先生像》、《桑拳颂》等作品的创作,其中1984年《选猪苗》入选省优秀美术作品展览并获奖,1986年又有《印蓝花布》在纪念鲁迅先生逝世50周年浙江省版画展览上展出。但值得一提的是,勤奋好学的顾幼庐先生竟在如此困苦不堪的情形下还拿到了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汉语言文学专业”四张单科的合格证书。

  

  〈五〉

  1999年下半年,大儿子从浙江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顾幼庐才从长期的经济重压中缓过气来。2000年开始又重操刻刀,连续创作了《青松》、《九崽图》、《农家系列》、《秋趣》等作品,其中《九崽图》在2001年参加了省群文书画作品比赛并获得铜奖。这幅获奖作品标志着顾幼庐先生的创作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纵观顾幼庐1982年前10年和后26年的作品,有着明显的不同——

  从1972年首次发表的《广阔天地》一直到1982年的《听》,几十幅作品,其内容基本上都是农村生活的场景。第一类是反映大集体时期的农村生产,《粮棉丰收庆国庆》、《争分夺秒》、《送货途中》、《开河》、《喜悦》、《贴心人》等等都是;第二类作品是反映农村生活中的新气象新事件,《听课》刻画的是一位老农民坐在教室里与小学生一起在学习文化,《知心话》则是一位军人与农民坐在田头交谈,《老雷锋》描画的是菜市场上的一个热心工作人员;第三类是最有情趣的,反映农村孩子的天性与乖巧,《一堂珠算课》里有小学生在生产队猪圈里演算珠算,《兄妹俩》画的是一对兄妹放学后在玩算术游戏,《乖囡》里有个小男孩替在水田里拔秧的母亲捋袖子。这些作品充满着那个时期的农村气息,都是为了配合政治宣传需要、为农村生产服务的,也可看出作者对选题的敏感和主题的把握。作品中的人物栩栩如生,构图简洁明快,画面充满动感,阴刻阳雕结合,刀法十分细腻,且无一不是黑白拓印。

  1982年以后的作品,内容上仍然保持着反映身边最生动的农村生活场景,具有原生态的真实性,因为他对农村现实有着深切的感悟,所以用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将自己的思想转换成艺术图像时,他便得到了满足。但是这个时期的版画作品,明显地呈现出多元化的特点——内容上有了拓展,题材也不再拘一,构图更是变化多端,尤其是2000年以后的版画诸如《印蓝花布》、《农家系列》、《秋趣》等作品,更显大胆大气,并且出现了彩色木刻作品。他的作品,艺术形象亲切可佳,生活气息纯正浓厚,作品风格浑厚质朴,较好地演绎了当下人们的生存状态、性灵情致及审美诉求。

  尽管顾幼庐先生的艺术传略被收录在《中国现代美术家人名大字典》等辞书中,但是今年已64岁的他绝大部分的年月还是在田间务农中度过。出于生计,他当过民办教师,还出去打过工。在生存边缘疲于奔命,加之生态不平衡的美术界,他似乎总在生存与艺术之间摇摇摆摆,一路走来。然而,他对版画创作一直情有独钟,痴心不改。忙完了田里的农活,最先想到的就是刻画,连他自己也曾戏言:“放下镰刀就是刻刀,每天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作画。”他的农余时间都被画填满,家务活甚至农活就由老伴童芳英代劳了。但她平日里对他也没有多少埋怨,为此顾幼庐先生自觉欠了她不少,心里充满了歉疚与感激。50年下来,百余幅版画作品在他的刻刀下诞生,但从不张扬,以至于他的艺术阅历和创作情况鲜为人知。

  

  〈六〉

  1994年的春天,正是油菜花放黄的季节,我去顾先生家拜访,领略了他的创作场景和众多作品,看到了他处在极其不易的生存状态,被他那种对版画艺术执著不移的精神所感动。有一细节让我一直念念不忘:两年前造好的楼房,简陋的楼梯上连个扶手都没有。那次他赠予我《老雷锋》和《印蓝花布》两幅版画作品,后来托他大儿子又捎来一幅装裱好的小幅油画《文房四宝》,我非常珍爱。后来,我一直想以他为题材写个东西,但最终没有成功。近两年,我又开始关注起他的生存状态和创作情况。

  2006年,顾幼庐家庭被命名为“新仓镇首批文化特色户”。这一年的年初他又到省水彩画家协会进行专业学习。一个年已耳顺的农民版画家却异常兴奋,几十年来都是自己摸索着画画,很少有时间学基本功,这次在杭州学了色彩、素描等,使这个“游击队员”作画思路拓宽了许多。

  2008年夏初,笑称自己追求的是“脑袋建设”而不是“口袋建设”的顾幼庐先生主动找到镇文化站,要求在家乡办培训班,传授绘画技艺。“农民画家授艺忙,农家孩子学得欢”一时被传为美谈。

  2009年年初,新仓镇文化站要新出一期《芦川》,我建议在封三上刊出有关他的介绍和作品。春节刚过,我与他的大儿子通话聊天,得知他工作已近10年,但与20年前开始就认识的一帮美术界的朋友仍有交往;又得知顾幼庐先生设在家里三楼的画室已相当充实,陈列相当丰富,自己和小儿子的作品都装裱整齐,挂了满屋;小儿子中师毕业后在小学任教美术等课,4年后复习一年考上了上师大油画系,去年刚刚被保送该系攻读硕士学位;又新添了人头石膏像,刻刀和画笔摆了满架,抽屉里是一张张压得相当平整的证书和奖状……

  写就本篇文章,我心里宽慰了许多,因为终于了却了一笔拖了15年的文债,不过真想知道那个楼梯上的扶手装了没有。
鄙人运动轨迹:新仓1976-1987→袁花1987,1989-1990→黄姑中学1990-1992→ 平湖中学1992-95→ 杭州天目山路1995-99→体育场路1999-2001→联群2001→金汇大厦 2001-02→柯桥2002→ 三官弄2002-03→文新路西2004-06→密渡桥路2003-2008.2→ 大塘新村2005→体育场路2006-2007.6→朝晖五区21-3-106,2007.6-2009.6→ 泰安路199号2008.3-5→拱苑2009.6 -> 大学路2011→ 华浙2012→省政府2013→密度桥路2012→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9-3-10 16:24:13 |显示全部楼层
还第一次看到邓老师的文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0-2-10 02:04:36 |显示全部楼层
鄙人运动轨迹:新仓1976-1987→袁花1987,1989-1990→黄姑中学1990-1992→ 平湖中学1992-95→ 杭州天目山路1995-99→体育场路1999-2001→联群2001→金汇大厦 2001-02→柯桥2002→ 三官弄2002-03→文新路西2004-06→密渡桥路2003-2008.2→ 大塘新村2005→体育场路2006-2007.6→朝晖五区21-3-106,2007.6-2009.6→ 泰安路199号2008.3-5→拱苑2009.6 -> 大学路2011→ 华浙2012→省政府2013→密度桥路2012→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平湖人家

Archiver|平湖人家

GMT+8, 2018-2-23 12:27 , Processed in 0.04817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