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加入平湖人家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13|回复: 0

“龚家荡”与顾氏家族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5-2-23 21:55:16 |显示全部楼层


  从新仓镇往南过新港河,再过大治河,而后朝南走一里路,就到了一个小村落。它与东北面的“三叉河”、西北面的“赵家桥”、南偏西的“秀平桥”三个自然集镇,均距三四里地。它原本也是一个自然集镇,只是由于解放后乡镇行政区域划分的变化,使得这个处在新仓、全塘、黄姑三乡镇交界之地的小集镇因此变得萧条冷落,逐渐丧失了集镇商街的功能,原有的商店、茶馆、理发店以及其他作坊酒肆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前已经销声匿迹,直到八十年代后期农村掀起第一轮翻造楼房高潮后,它就完全沦化为随处可见的一般农户宅基楼屋。
  看到过相关地方志书的地图里,把这个地方标识为“龚家荡”,笔者认为是错误的。笔者在“龚家荡”与“三叉河”之间的地带生活了二十多年,深谙本地地名方言发音的奥妙与缘由。比如“三叉河”,其实本地人从来不说三个字的“三叉河”,而是二个字的“三幢;“幢就是“叉河”两字的合切音(相当于取前一字的声母和后一字的韵母,然后依方言发音合拼)。“龚家荡”实际上应为“龚街上”,当地也唤作“龚街”或“龚家”。方言“家”与“街”完全同音,易误。“上”字发音似“朗”,就像新庙当地人把新庙集镇叫作“庙上(朗)”一样。
  “龚街上”是离我老家最近的一个小集镇。这个小集镇原本是什么样子,我没见过,但从祖父嘴里知道个大概。早些年翻整宅基时还能看到掩埋在泥里的街面石和界沿石。上世纪七十年代,因为走亲戚我穿走过好几次,也跟祖父以及小伙伴去其中几家人家白相过。那时的“龚街上”尽管已经没有了街坊酒肆的遗存,但那里居民的生活习性和许多的风物还是让我感到无比的诧异——因为跟周边的一般农户存有很大的不同,哪怕就是一条小河、一埂田地之隔。
  “龚街上”东西两边各有一条小河流过,河水很清澈;河边的石踏埠很大,造得蛮有气派,我依旧记得面上中间那块圆圈里的雕刻图案以及那个系船绳的兽孔。其实“龚街上”并不大,东西长不过百米,前前后后不过两三排屋,总共也不过十七八户人家。他们绝大部分姓“龚”姓“顾”,但“龚”姓比“顾”姓略多一些。在我的印象中,他们的房屋都不很大,大都是那种开间很孝进深不大的“直贴头”,东西向三间或四间,廊下不深,四扇头木门,完全不像周边农户的落戗屋七庐头或九庐头那么宽大;房间里地上铺着一般人家没有的方砖,甚至有铺着木地板的;房屋周边植一排笔直的矮冬青,喜欢种养一些花卉,比如月季、蔷薇、鸡冠花之类,还有许多果树;屋内非常整洁,不养狗猪,但喜欢养猫;他们洗完脸之后总是要抹一点雪花膏之类,来了小客人总会从漂亮的饼干筒里拿出高级奶糖和压缩饼干,“文革”时期这可是个让人稀罕的奢侈品!门上也会贴对联,绝不是那种从商店买的文字非常“乡气”那种,都是手写的,内容非常“深奥难读”,比如“门对浙江潮潮潮××,楼观沧海日日日××”。2008年3月17日我在“天涯”上看到了一位署名为“我爱菊儿”提交的题为《老家印象》的叙事散文,回忆起二十多年前“龚街上”的老家情景:“最多的便是那墙上贴满的书画,这些书画大都出自本地乡村文人之手,有农民画家顾幼庐先生为我父亲画的素描;有一幅斯厚生先生写的隶书对联;有一幅徐东皋先生的花鸟小品,内容大致是两只无名鸟栖于枝头,后面一个硕大的金黄的月亮;还有一幅已忘记作者名字的榜书中堂‘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尽管他们已经全部归农,参加农田劳作以维持生计,尽管六七十年代起后生嫁于农民或娶入村姑,尽管双手的老茧就是一代“龚街人”从小商习文居民向十足农民发生了无奈蜕变的印记,但他们依旧保留着书香人家的脉脉遗风。
  顾氏家族世代居住的房子就在“龚街上”前排东首。顾幼庐先生的现住楼房是1992年在原宅基上翻造的,比起邻家翻造新房子晚了三四年,以前住的是低矮的平房。但就在这个低矮的平房里,曾经繁衍出了一个大家族。顾先生的父亲,名慎独,曾是黄埔军校末期的学员,参加过北伐战争,民国时期担任过全塘镇政府主席。顾主席共生育了五子三女。民国7年(1918年)3月,顾慎独先生在龚家荡办起了“作新初级小学”,学生30余人。解放前夕搬到龚家荡龚佰年家。顾东东据长辈回忆,有一次龚佰年家做道场,要用教室,学校就放假了两天。当时教室上面放了龚家的家堂(里面专放祖上亡灵的牌位),家堂下面贴在“为祖国而学习”的标语和马恩列斯毛的宣传画,还有一张《青少年们行动起来,积极参加体育运动》的宣传画。公社化时龚家村改名联群大队,学校搬迁到联群村北原包老爷(包拯包青天,一般村民尊称为包寄爹)庙旧址。后改为新仓区立小学。后又改名为“联群小学”。1998年停办。
  顾幼庐家有“练武石”,为祖上遗物。其祖上为清道光五年(1825年)武举人。“练武石”又称抱墩石,此石为棱台状,上小下大,高0.53米、上宽0.22米、下宽0.28米,两侧挖有石耳抓手。正面楷书阴刻有“绎道光五年春五月,思重百七拾斤,囗陈顺斋置”等字样,部分字迹清晰,石墩棱角分明,右上角略有一点破损,石重85公斤,由花岗岩凿制。
  生于1945年的顾幼庐是顾家排行最小的儿子,日后除了一位三哥被父亲留在家中照顾父母外,三位哥哥和三个姐姐均飞出了旧巢,成家立业,留下他在祖传的老屋里刻画着自己的希望与未来。
  毋庸置疑,一个家族必定存有一定的基因在遗传。但我相信,一个家族的文化基因也会以某一显性的方式进行遗传或类同。顾幼庐先生所处的大家庭,又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兄弟姐妹之间都趋同爱好美术。大哥顾仕庐是搞建筑设计的,曾供职于湖州市建筑设计院,担任过副院长;二哥顾淼庐在五金厂工作,也有设计经验;三哥顾耐庐是海盐一中学里的美术教师;四哥顾尧庐是建国后村里的第一位大学生,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早年因家庭成分关系,被“发配”在新昌县的一个村镇教书,后来到杭州发展,退休前是浙江少儿出版社的副编审,策划的《绘画本中国通史连环画》等在业内颇有影响。
  

作者:邓中肯  
平湖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体育局)
http://wtj.pinghu.gov.cn/wenhuabao/index.php?id=66,6
鄙人运动轨迹:新仓1976-1987→袁花1987,1989-1990→黄姑中学1990-1992→ 平湖中学1992-95→ 杭州天目山路1995-99→体育场路1999-2001→联群2001→金汇大厦 2001-02→柯桥2002→ 三官弄2002-03→文新路西2004-06→密渡桥路2003-2008.2→ 大塘新村2005→体育场路2006-2007.6→朝晖五区21-3-106,2007.6-2009.6→ 泰安路199号2008.3-5→拱苑2009.6 -> 大学路2011→ 华浙2012→省政府2013→密度桥路201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平湖人家

Archiver|平湖人家

GMT+8, 2018-8-18 06:24 , Processed in 0.021445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